学生品赏音乐《乱红》作文选

                          醉红楼
                           吴宇轩
    听到琴声起,洞箫和之,不觉想起《春怒》里那名打走黄莺儿的妇人,等待着西城的丈夫。
一、小径琴音不觉缕
    乐声起,钢琴声平缓连动,带着一种想轻快想开朗的却又不能的无奈,隐隐的带动手中的毛笔,在干净的水面上清点一记墨黑,墨迹缓缓晕开,向下或向四周绵延,好似一幅水墨画,匀出了妇的容颜,她静静的坐在三生石的旁侧,脚下的石板已布满青苔,上面清澈的留有一行脚印,浅浅的渗出些许水来,她身边有一株桃树,花开得正艳,两只黄鹂叽叽喳喳,你侬我侬的在枝头嬉戏,不小心扯下了以片花瓣,妇人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将视野留在不远处的红楼
二、孤影残红花满楼
    箫声从未知的远方袅袅而来,时而无形,时而顿然,时而婉转,时而悠长,仿佛少妇之叹息,易水之悲歌。红楼之上,她是绝色的歌姬,一曲《乱红》,迷倒五陵少年,金银珠宝,荣华富贵,她都可占有,但她,还是忘不了他。俩人从小便是青梅竹马,生长在乡村的穷苦人家,一个善琴,一个善箫,一个美貌如花,一个心地善良,他俩从小便私定终身,不离不弃,可如今,西城受敌,他随军西去,而她沦为歌姬,长居醉红楼,他离开的那天,她在红楼中弹琴,一曲《乱红》颤碎了满城的芙蓉,而他在马上吹箫,凝固了往事前程。
三、高楼醉梦西行处
    箫声远了,就像他已离开了这块土地,离开了她,只留得琴音绕梁,轻轻的,似有人在哭泣。悄悄的,似乎有人在诉说,她坐在高楼之上,日复一日的向西远眺,似乎这样,就能看见他,定义夫的容颜,城中已无芙蓉花,她无法再去回忆他的容貌,只得用酒来消愁,谁知,愁更愁了,她醉了,醺醺的抬起酒壶,还欲饮时,无意瞥见了月亮,似乎有什么声音,从月光中飘渺而来。
    她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痴痴的听着这声音,那声音变得越来越清晰,而又响亮,那分明是箫声!
   朦胧中,她仿佛看到他站在山崖上,独自,傲然的吹着手中的箫,月光下,他那熟悉的身影,他的眼,他的笑颜,他离别时的旋律,似乎都在眼前。她静默的呆在那儿,生怕自己一动,一切就会消失。
四、独留莺儿空悠悠
   声音远了,淡了,渐渐消失了,仿佛一切都是梦,妇人从梦中醒来,才发现自己竟倚着三生石睡着了,耳边还有黄鹂在嬉戏。妇轻轻叹了口气,拂去身上的那瓣桃花,沿着那行脚印,走进了一团桃花,消失不见了。

                        乱红
                      肖剑朝
    曼帘不解春风情,误把玉珠作银铃。当清脆的钢琴声慢慢地响起,似春风卷入帘帐,带着冬残的寒气,却想暖温冰冷的帘珠,玉珠不懂春风寒冰中的温情,只顾着躲避,才相互碰撞,发出银铃般的响声。
春风未暖入罗衾,幽人消疲梦已醒。钢琴声依然清脆地作响,春风已悄悄地潜入了罗帐,悠悠的箫声也已悄悄地响起,似帐中的伊人,从梦中醒来,肿红的双眼连张开都有些乏力,潜入的春风,使他不觉有些寒意,披上了件纱衣,却觉得更寒了。
    蒙蒙铜镜理双鬓,已是弥弥梦中音,琴声与箫声彼此慢慢地接触,渐渐地融合,互相地衬托。清脆的琴声在悲凉的箫声的渲染下,已变得忧愁,凝滞醒来的少女,坐在镜前,用那把用过无数次的木梳,将散乱的头发丝丝地盘起,梳发的手慢慢地颤抖,即使梳得再美丽,又还能给谁看呢?春风轻抚过她的双鬓,想悄悄地带走她眼中的忧伤。
    昨夜骤雨已消停,却又惨雾未现晴,琴声与箫声彼此地交织,似化蝶的梁祝,萦绕在浓雾只若隐若现,放下木梳,依着木阑,看着前来的景象,应是昨夜已下过骤雨,地上滩滩水迹,在风雨的摧残下,已满地乱红,枝头所剩的,也都娇弱不堪。
    幽幽缠绵处何音?清风不解泪先行。迁徙的鸟悲鸣着回来,它独身一人,在漫漫征途中失去了最亲的人,声嘶力竭的悲鸣划破了宁静的清晨,清风卷起带泪的残花向她飞来。愈渐忧伤的琴声与箫声,似她心中无限的思念般涌起,带泪的双眸愈加惹人怜惜。原来与她青梅竹马的恋人却应战乱而分离,生死未卜,那份牵挂与担忧,早已折磨得她不知生为何物,“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纷繁乱踏的马蹄声,不知踏碎多少少年梦。
千秋若思红终乱,一帘幽梦脂已凝。满腔的忧思已被寒风冰冻,似结冰的檐涓,已无法再行,少女脸上的红妆竟也惨白,带着诉不尽的思念,钢琴声与箫声已渐行渐远。

                      《乱红》赏评
                       张智阳
    悠远而又宁静和谐的旋律响起,缓慢而又静逸,不似歌名之“乱”,似远处缓缓传来的樵夫的山歌一般,让人感到舒适,且逐渐靠近;音速逐渐加快,音调开始变得高亢,恰似人的青年时期热血而又充满朝气,但其中却潜伏着淡淡的忧思与无奈,似在回忆少年时的纯真与快乐。接着,又缓缓地减慢了音调,低沉了起来,似一个独自行走在无人巷道中的中年人,低着头想着什么,考虑过去的年华是否虚度,将来的路将如何走,似急流的河水无意中消入了宽阔的河道中,水声放缓,放轻了,沉稳了不少,又似暴风骤雨之前的死寂,为后来的爆发积蓄能量,紧接着,疾风暴雨来临,开始像稀疏滴落的雨点打在地上的“嘀嗒”声,后来似密集的雨点疯狂地落下,狠命地打在树叶上,“叭叭”声连成一片,甚至分辨不出各自的声音,节奏快得似所有的音符一起发声,像怒吼的狮子扑向属于它的猎物,迅疾而无法躲避,唯有被它的气势所镇住。渐渐地,又缓和了下来,却又好似细水长流,似女子的一声叹息,或微风拂过衣裳,以一丝忧郁悲伤而又悠长婉转的曲调终了了全曲。

                    乱红
                   周婧雯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她从未想过一首曲子能带来如此大的震撼。
    开头低低的钢琴声如阳光透过繁密的树枝散落下来,错落有致,让人自然地对未来充满遐想,紧接着而奏响的是轻盈空灵的萧声,如丝般婉转流畅。钢琴声与箫声轻柔地交织在一起,像一位盛装出行的青涩少女一般,高贵又不失自然,令人不由自主想到风与天空,风与鸟的私语。
    击打钢琴的力度渐渐加重,箫声也比先前凝重许多,她看到花瓣在琴声的号召下片片落下,在风中莞尔地打着旋儿,画出一个个音符,她不由自主地想,远在前线的亲人们,会不会也能受到琴声的引导,凯旋而归呢?凄婉的箫声划破了她美好的幻想,如杜鹃滴血般的哀转动人,箫声脱去了空灵与平静,如倔强的女孩咬着嘴唇小声嗫嚅般稍有哽咽,又像越女清脆却饱含悲伤的歌声,带着她的心渐行渐远,来到亲人们所在的战场。
    她仿佛看见了硝烟弥漫的场景,只剩钢琴独自诉说着故事。越来越沉重的琴声中是浓得化不开的忧伤,是离家在外的战士对家乡的思念,是在家苦苦守候的她对亲人的担心。接着是箫声随着花瓣翩翩起舞,没有钢琴的配合,箫声显出隔山呐喊般的空寂,让她不由地想到战地上的鸟儿如泣如诉般的歌喉,带着痛心与不甘。
钢琴声再次响起,却如一张网似的越奏越密,好似要将箫声紧裹其中,就如战火束缚了鸟儿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