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碰撞的快乐

郑学志

棋逢对手方知酣战之乐,酒逢知己才知千杯之少,几次到西南大学国培骨干班主任授课,都给我带来思想交流、碰撞的惊喜。尽管我也不愿意把这种惊喜和别的地方对比,这样容易得罪人,但他们确实有特点,我还是掩饰不住这种快乐和惊喜。

一如既往地,他们的座位采用的是小组合作学习的方式进行,全班所有的小组均坐成半开的口字型,开口朝讲台,其余大伙围桌而坐。对于这种座位编排,好些老师有过怀疑:这样就能够激发研讨的积极性?学生能够讨论起来吗?甚至还有人这样调笑过,好些老师座位编排的方式改了,但是授课的方式没有变。学生对面而坐,老师上课却满堂灌,临下课了,老师才想起:“大家都回过头去,小组讨论!”那些侧对着老师的孩子说:“老师,我的脖子扭不回去了!”这就是典型的记住了“座法”而忘记了“做法”。

但是西南大学的国培班研讨学习的气氛却很好,这可能得益于组织者夏海鹰教授在心理学上的深厚积累和灵活运用。走进教室,正是他们每天一组的值日活动,都三四十岁的人了,居然还像学生一样听话,说唱歌就唱歌,还击打着节拍,那情景相当可乐!我短袖不善舞,但也情不自禁地击节跳起来。一曲《爱的奉献》,拉近了我和学员的距离。

授课仍按我们讲一个环节,大家互动一个环节。我讲家长工作的艺术和技巧,一个家长会怎么开,引出了老师们好多精彩的做法:把学生鼓动起来,让家长会成为学生的学习生活汇报会;在教室里准备好热茶水,让每一个家长有回家的感觉;事先征求每一个家长的意见,把他们最想了解的东西告诉他们;别缺席审判孩子,把家长会开成通气交心的会……本来我想讲“完美的家长会五项完美的准备”,结果好多内容,我们的老师们都已经做了,而且是那么精彩,我心里充满了喜悦。在传统的班主任工作中,家长会是情况通报会、是老师告状会、是家长受气会、是学生缺席审判会,甚至,还有些老师把家长会开成集体敛财会!但是,在西大,在国培班,我惊喜地发现,良好的家校联合战线已经在逐步形成,营造良好的家校教育环境,已经成了老师们实在的行动。和同道之人做事,与同心之人谈心,真是人生一大乐趣是也,我忍不住欣欣然、飘飘然。老师们都很积极,大家喜笑颜开,相看两不厌,我想就是这么回事情吧。

在回答学员答问时掀起了一个高潮,几乎近半学员参与了发言,而且好些老师说了又说,气氛相当地热烈。来自云南的学员徐老师提问:“我们班有一个同学老迟到,屡教不改,我谈心也谈了,家访也做了,甚至还发动了同学们监督,仍然不见效。有时候憋得我真想跳楼了。请问,面对这样的情况该怎么办呢?”言语之迫切,足见这个问题已让他头疼不已。

问题抛出来,发言者立即此起彼落。有对学生进行鼓励表扬的,这次你只迟到了5分钟,比上次早了2分钟,不错!有发动组员监督的,一人迟到,全组牵连,看他还敢不敢迟到。有详细了解情况的,强调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先问问为什么,不要想当然地采取行动,也许学生有无法言说的苦衷呢!一位姓于的女教师不仅抛出了自己的做法,还联系自己的成长经历,告诉了大家处理这类问题的秘诀。她说自己以前上中学的时候不喜欢政治,觉得说教味太重,一上政治课就头痛,就想逃课,于是老迟到。她迟到到什么地步呢?居然要等到老师快下课了才去。老师觉得很奇怪,但是一直没有揭穿她,直到有一天,老师在校外的砖厂边发现游荡的她,才知道她迟到的真实原因。老师只轻轻的一句话:“你是聪明的孩子,你其它各科都很好,相信你这一门课也很快会感兴趣的,成绩也很快就会上来的。”没有责备,没有批评,只是诚恳地指出方向,这令她十分感动,从此克服自己抵触的情绪,及时赶到教室上课。

我趁机总结说:“我们以前的教育总是问题式教育,学生出了问题才处理,这种教育模式很不好,带来的感觉是消极的。我们应该提倡一种积极教育管理理念,讲究用正面的心态去做工作,在学生未出问题前进行正面引导;不是注重问题,而是更注重一种正面行为的建立和良好习惯的养成,迟到问题就好解决了。我很欣赏于老师的做法,因为她告诉我们一点,很多时候,仅仅是看到现象是不够的,还要知道现象背后是什么,对症才能够下药。同时,我们要注意在学生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尤其是不要忘记自己是怎么长大,想想自己当年需要什么样的老师,我们就用这种‘需要’指导自己的工作。”

然后,我就迟到的即时情景和学员交流了两个典型案例。一个是上课了,老师发现学生迟到,他现场处理的办法是:“快点,老师已经上课了。”没有批评,没有责备,只有提醒,很多迟到的学生听到这句话,都会感激地、心情轻松地快步走进教室上课。一个是高考时,一个学生临开场才进考场,一位老教师看到孩子心急火燎的样子,轻声说:“别着急,还来得及。”结果孩子心态平和地参加了考试。一句“快点,已经上课了”,一句“别着急,还来得及”,情景不同,给学生的效果却都是一样的——心情轻松、心怀感激和感恩。无论学生是什么原因迟到,处理这类问题的一个基本点是有利于学生学习,有利于他们成长,离开了这个基本点,再成功的教育都是假的。

学员们对这种观念都报以热烈的掌声,

中途休息,好多老师跑上来合影,签名留念。我一一地握手、说谢谢,谢谢他们对我的肯定,谢谢他们和我一起共举办了一场精彩的精神舞蹈。

由于我订的是下午2点整的飞机回湖南,因此不能够在西大多呆。下课时,一位男老师追到走廊:“郑老师,我对您的自主教育管理很感兴趣,我也在论坛上密切关注着你们的实验进程,我有个问题想请教……”遗憾的是送我去机场的师傅已经把车发动了,没有来得及做更多的交流。到现在,我还满怀愧疚。现在,在奔往邯郸授课的动车上,对着遥远的重庆,对着这位老师,我深深地俯首,说声“对不起”。并希望西大的老师们能够把我的这种遗憾和愧疚告诉他,请他和我网上联系,我愿意和他做进一步交流和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