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学志:自主教育管理的艺术和技巧专题讲座(1)

有一种管理叫班级自主

郑学志

 

我一直在做班级自主教育管理从开始教书就一直这么做。我不甘心用我的老师我们的方式对待我的学生。我坚信一定还有另外一条道路,能够解放学生、解放老师,抵达教育的目的地。2008年,我在班主任之友论坛集结一批有共同理念的老师,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班级自主教育管理实验。

2011年,我出版了一本书,书名叫《做一个会“偷懒”的班主任》,初步介绍了我们的班级自主教育管理实验。这本书投放市场之后,所引起的反响是我们当初没有预料的。该书不仅在出版的当年就第三次印刷,而且每次印刷量相当大。这本书畅销之后,马上就有其它作者跟进如《做一个会“偷懒”的教师》、《做一个会“偷懒”的新班主任》等等,真的很有意思

那么,我为什么要做班级自主教育管理?班级自主教育管理究竟和传统的做法有何异同?是理想,还是现实?……我知道,很多老师对这个课题很好奇,那么,今天就允许我一一向大家说明。

 

1、不愿意我们老师活得很累

 

很多老师都问到我一个问题:您为什么要发起班级自主教育管理实验?

为什么?我的想法很简单,我不想自己活得太累,不想学生也跟着累。解放学生,解放自己,还学生成长的权力,这就是我要做班级自主教育管理的最基本的想法。

班主任的累,有目共睹。在“教育在线”网站上范志伟老师发起过这样一个帖子——《年轻的班主任,你感觉到累吗》,引起老师们的强烈共鸣。下面是老师们的跟帖——

 

关庙中心小学彭敏:“我们很多老师都不愿当班主任,多数是因为班主任工作是个无底洞,每天早出晚归、披星戴月陪着学生,真是苦、真是累!对于有事业心的老师来说,他希望通过管好班级、管好学生来实现自身的人生价值,苦一点累一点也心甘情愿,但问题是,这种苦与累是一种无望的苦与累,班主任把小命都搭上了也不见成效或收效甚微,有时还会吃力不讨好!”

网友兰弈:“班主任累,做寄宿制小学的班主任更累,学生所有的生活习惯、学习习惯、行为习惯,一切的一切你都要亲自培养,甚至连教室的卫生、学生的生病感冒,你都要亲自过问,真的感觉好累呀!!”

网友“横刀立马”:“我都不记得在阳光下回家的感觉了!”

……

 

确实,班主任每天与学生形影不离负责学生的学习生活,真正成了班妈班爸。大事你负责,小事你管理这个学生东西丢了,你帮着找,个没来上学你要叫不懂事的学生打起架来,你的心情也随着一团糟今天接待家长来访,明天又要和科任老师协调……此外,班主任每天还要起早贪黑,早到校,晚锁门。所以,好多班主任由衷地感慨:“班主任的日子啊,真的好难熬!”再看那可怜的班主任费,真是赚辛苦

不光是在“教育在线”网站,只要是班主任聚集的地方,倾诉工作中的累,几乎成了老师们共同的心声。在许多网站,都流行着这样一首顺口溜——《老班十累》:

 

班主任,有十累,你可听我谈体会。

班主任第一累,学校早操开晨会,

哨声一响气一吹,一溜小跑查部队。

班主任第二累,上课打击游击队,

你不在时他狂侃,你若在时他闭嘴。

班主任第三累,顽固堡垒攻不退,

常有二三纨绔子,总把班级当聚会。

班主任第四累,课间操时要整队,

东倒西歪像蛇舞,看你生气不生气?

班主任第五累,厌帮学校收小费,

一路吆喝一路问,总觉像个黑社会。

班主任第六累,学校做事你之最,

今朝刚把表来填,下午要你去收费。

班主任第七累,怕开学生家长会,

不问自家质与地,常怪老师无教艺。

班主任第八累,每周要搞班级会,

班无良才心受累,一个节目无人会。

班主任第九累,常忧分数夜难寐,

每日念它十遍经,自习恶补恐掉队。

班主任第十累,精神紧张身憔悴,

心若悬丝半空挂,最怕领导找开会。

 

教育是人类文明延续的桥梁,按理说,教育要做的,就是让我们生活得更美好。我们大家普遍感觉到累,一定是我们做错了什么那么,班主任累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呢?除了体制外我们班主任个体无法解决的问题之外,还有是我们自己很传统很落后的教育管理方式!

20108月,我们在愚公故里、著名的风景名胜区王屋山举办“全国首届班级自主化教育管理论坛”,与会的河南省优秀班主任、济源市一中的王晓琳老师在报告中坦率地剖析了自己累的根本原因就是跟班紧,紧跟班。她说:

 

2001年,我担任了我们济源市一中某班的班主任。在工作方式上,我采用时间战和体力战,“跟紧班、紧跟班”是领导对我的评价。我带的第一届学生成绩非常优秀,考试成绩稳居年级前二名,班级6个学期都被评为校先进班集体,我也被评为优秀班主任、济源市优秀教师。这种体力战持续到2007年我带艺术实验班,这个班以高考超额完成学校的19个高考指标而完全胜出,各种荣誉和表彰扑面而至。

但是,高强度、低智慧的工作方式让我无法长期承受,我就像希腊神话中推着石头上山的“西西弗斯”,“当下”永远是我的奋斗之时,却不是我的成功之地。

而且,班上相继出现的几个极端典型事件让我对自己的工作效能产生了深重的忧虑。一件是一个艺术女生喝醉后爬到楼顶,威胁我要跳楼;一件是一个名叫晓晓的女生因为情感问题而在宿舍割腕,幸好两起事件处理得及时,没有造成悲剧……但是,我一直很紧张,这两起事件几乎都是以命搏命的较量。我质问自己,我拼命地工作,可是为什么还难以给学生营造良好的成长环境呢?我认真负责,难道就是一个好班主任了吗?我追问自己。

在追问中,我与这一届学生又有过一次意想不到的遭遇战。2007年的教师节,我收到数封学生给我的感谢信,我整理出来发在校园网的论坛上,没想到这一个帖子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一个自称是我的第一届学生、网名为“晰清”的人跟了这样一个帖子:“老师,我也是你的学生,但我不是一个幸运的学生,没有得到你帖子中的学生那样的垂青,如果我也能像他们这样的话,我今天就不会在这样的大学里过日子了。工作苦和累,并不意味着老师责任的相对减轻,而是意味着更大的责任,因为你们身上有我们的期待。”

学生的跟帖让我很吃惊,我突然意识到,我在收获学生感激的同时,也让一些学生抱怨甚至不满,很显然,我的苦和累并没有得到学生的认同。我意识到,做一个优秀的班主任,不仅仅是工作态度兢兢业业就可以了……

 

王晓琳老师是河南省优秀班主任,她的发言很具有代表性——这种缺乏技术含量的时间战和体力战,我们班主任感到累的根源

有没有一种方法,能够解放我们自己,把教育做得更加人性化?这就成了我做班级自主教育的初衷。

 

 

2、学生需要我们还给他们自主权

 

在回答什么是教育的时候,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教育就是成年人和孩子们在争夺青春控制权的一场斗争,而最后,孩子们将赢得这场斗争。”这句话确实很值得我们思考。

在班级管理上,很多时候我们一直在和孩子们争夺生命的控制权。我们要求他们怎么样,他们偏偏不想那么做。他们需要怎么做,而我们总是不能够给予。这就造成了管理和放的矛盾。很多老师,非得经过一段管理上的失败之后,才能够更深刻地认识到这个道理。

1994年我初当班主任很多老班主任在我面前唠叨:当班主任必须接班的时候严格管理,不然后边乱了,你再来治理就很困难。他们还告诉我:对学生不能太宽容,要严厉。他们还给我举了好多的例子:某班主任罚迟到的学生在操场上跑20圈,结果全班服服帖帖。某班学生不听话,被班主任喊出来做下蹲运动,一次就是100个,罚到学生站都站不起来,以后谁还敢乱来?某某班主任确实有威信,往台上一站,下面就鸦雀无声……

听得多了,我简单地得出一个经验——做班主任就是要严,严就能够一了百了,严就能够出效益、出成果,所以,我刚当班主任时,上课睡懒觉罚挑垃圾20担的班规就这样出台了。

他们还告诉我,做班主任,要跟紧学生。于是,我天天从起床、早自习、一日三餐、早操、课间操到就寝,全都如影随形,经常是上课预备铃一响,我就站在了教室前面,熄灯铃刚响,我就到了学生寝室外。

我很累,校长表扬我认真负责,我也十分高兴,更是天天如此,不敢有半点松懈。但是,在“优秀班级”的表象下却隐藏着危机。终于有一天,在我的身体即将被拖垮的时候,我到教室里去检查早自习,黑板上写着几个又大又粗的字:

“我们不要法西斯班主任!”

“我们要换班主任!”

我当时简直气愤极了。我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尽职尽责,却换来这样的结局我伤心地想到:自己身体不好,都舍不得花时间去医院看一下;家就在学校旁边,父母得病了我都没能去陪伴一下。自己全身心的付出,换来的竟然是学生赶我下台?于是,我站在台上,做自己“最后一次”即兴发言:

“我没有想到,今天是我爱的学生们要赶我下去了。但是,在学校宣布之前,我给同学们讲最后一次话。”

“今天,你们要换班主任,我理解你们,同时也感谢你们,你们让我明白,做一个班主任不容易。做你们的班主任这几个月里,我从没有在晚上十一点半之前睡过觉,因为我怕同学讲小话,妨碍了别的同学睡觉,更害怕外班没有睡觉的同学到你们寝室偷东西。只要我们班有一个同学没有睡好,我就不能安心。但是,我没有想到,我的管理是这么严厉,以至于给你们带来了这么大的伤害。你们要换管理松一点的班主任,我只能够接受。

“你们说‘不要法西斯班主任’!这确实是对我真诚的批评,我感到难过。我难过的是我的失职,而不是你们的评价,因为我应该早点意识到。

“我平时做得不好,对你们过于严厉,甚至连我自己都不放松。坦白地说,做你们的班主任这段时间,是我人生过得最累的一段时光。我不愿意这么做,但是我知道,刚进校时不对你们严厉要求,等你们班养成了涣散的毛病,再想纠正过来,就已经迟了。那时候,我们将采取更专制的做法、付出更大的代价去扭转,我们会划不来。

“良好的习惯在养成之初,谁不会忍痛失去一些东西呢?我也失去了很多,包括我的健康。老实告诉你们,每个晚上,胃都痛得我浑身是汗。但是我忍着,拖着,想等你们班稳定之后再去医院看病。这是我对自己也采取的法西斯专政。你们今天给我指出来,我才发现,在伤害自己的同时,我也伤害了你们。好吧,我接受同学们的意见,到学校领导那里去说一声,给你们换一个班主任,也给我自己放一个假。

“最后,我真诚地向平时我严厉处罚过的同学们说一句真心话,这句话,在我心中憋了很久:处罚你们,老师也难过。今天,在这里我诚恳地对你们说一声,委屈你们了,抱歉……”

可以说,这次讲话很成功。后来很多老师说,我当时之所以能够力挽狂澜,就是这次讲话入情入理,感动了学生。记得当时话还没有说完,我已经是泪水盈眶,下面早已哭成了一片。我点名批评过的、被罚跑16圈的那个女生跑上来拉着我的衣服:“郑老师,我们不能没有您。他们要换,我们不换!”

我强忍着泪水,跑了出来,背后,有一个叫刘永香的女同学,带着几个男生,哭着、喊着在后面追我:“郑老师,我们错了,原谅我们吧!”他们并没有错,错的是我,我太严厉了。我头也不回地走了。

上午该我上第一节课时,我没有像平时那样去教室里到位。教务处的曾梅林老师来喊我:“郑老师,你快到教室里去劝一下学生,今天早上你班里没有一个人去吃早餐,全都坐在教室里哭。他们说,郑老师不要他们了,他们都不想吃饭了。”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哭了起来。

等我赶到教室里,科任教师王智明眼圈红红地说:“快来劝一下你的学生吧,我才说了几句,叫他们不要辜负一个好班主任,这样认真负责的班主任哪里找,他们就又哭了起来。”

我一看,教室里整整齐齐地坐着我的孩子们,个个眼睛红肿,有几个女生现在还伏在桌子上抽泣。那几个“肇事者”,在班上带头要求学校换班主任的几个男生,齐刷刷地立正,站在教室后边,头深深地垂着……

这次事件,我在很多场合都讲到过。尽管很多老师视我为智慧型班主任的代表,视我为方法型的老师,但是我一直不隐瞒这段特殊的经历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件丑事,没有谁能够随随便便就成功,在前行的路上,谁不会经历一些挫折、一些打击呢?只不过有些人被挫折击垮了,有些人却从挫折中找到了正确的途径。

这次事件让我认识到班级管理上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我们确实是在和学生们争夺青春的控制权。我们总想管住学生,我们总是想方设法去制定规章制度,想方设法去说服压制,想方设法去各个击破。但是,我们从没想过:管不住,是不是我们的管理方式有问题,是不是一开始我们的管理方向就错了?

“他们必将赢得这场战争!”这话是警醒的,也给我们教育管理指出了一条合乎教育规律发展的道路——既然孩子们终将赢得这场战争,为什么我们不换一个思路,把青春的控制权及时地交还给他们,让他们为自己的命运做主?

这就是我班级自主实验的另外一个原因。

 

3还权给学生,他们就会给你一个惊喜

 

第一次做班主任失败后,直觉告诉我,该转变工作方式了。那段时间,我学生时代就有的胃病剧烈发作,于是,我向学校请假住院治疗。校长是我中学时的语文老师,他不仅同意了我休假,还同意我住院期间不请人代班,让学生自我管理一段时间。

提这个建议的时候,我内心有点惴惴不安,一是觉得有点托大,本来班级已经发生了点故事,自己居然还提这个要求,确实不识时务;二是自己也确实找不到合适的人代班。但我这个人天生骨子里就有点不安分的因素,总鼓捣着我不按常理出牌。

可是,没想到校长居然同意了!而且他还说,出了什么问题他担着,我觉得特别高兴。于是,在我休假的那段时间里,我们班就开始了“无班主任”运转。毕竟因为年轻,在医院里待了不到一个星期,胃病就得到了基本控制。我讨厌医院里难闻的消毒水味道,于是提前出院,在离校不远的家中卧床休息。

那段时间,学校正筹办“抗日歌曲大联唱”活动。住院之前,我给学生选定了几首必唱歌曲,其中就有一首难度比较大的《松花江上》。我很关心,我不在的时候,谁教他们唱那么老掉牙的歌?谁又来指挥他们?那么高难度的“爹娘啊,爹娘啊”,他们是否唱得来?……所以,每天中午学生在教室里练歌时,我都竖起耳朵听。

我们班在教学楼的三楼,而且整个学校就只有我一个班选唱《松花江上》,因此,每次学生练习我都能清晰地听到。学生开始唱歌了,歌声开始不跑调了,居然男女声部开始错开了……整个过程我都清清楚楚。我现在还清晰地记得,每天中午一点半,我们班的歌声就从教学楼三楼飘过来:“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矿……”时隔十多年,这种悠扬的歌声还好像就在昨天。

我还没有休完病假,学校的歌曲比赛就已经举办完了。我到学校之后,那些做评委的老师无不遗憾地告诉我:“你们班的学生我真是服了,没有班主任还一样能够练歌,而且还取得了一等奖的第二名。与第一名的总分只有一分之差(要知道,共有7个评委啊)!如果不是抽签在第一个出场,你们班绝对是第一。”他们解释说,因为当时他们想,第一个就这么好了,分数千万不能打高了,谁知道最好的出在最前面。

学生也跑到办公室报喜:“郑老师,您不在学校时,我们班男生和女生寝室连续三周的卫生都是全校第一!”“自习纪律没有扣过一分!”“我们还得了歌咏比赛一等奖!”……我问学生谁来指导他们唱歌,他们说得眉飞色舞:“我们请林老师来教的!”“我们派间谍到别人班上偷学。”……说者兴奋不已,听者非常吃惊。

这些意外的惊喜让我突然发现,原来放手也很美丽!学生并不需要老师盯死看牢,并不需要手把手地去教。很多时候,他们自己知道管理自己,自己知道教育自己。只是我们做班主任的太不信任他们,总以为他们离开了班主任就不行。

大概是因为久别重逢,不仅那些胆大的孩子亲热地在办公室进进出出,一些平时胆小的孩子也居然腼腆地站在办公室门口笑。他们全然忘记了,三个星期之前,他们还在学校要求郑学志“下课”。

班,还是原来的班,人还是原来的人,为什么换了一种方式之后,师生关系就如此不同呢?这种变化让我反思,并从此影响和改变了我的教育人生,是我从“师本位”走向“生本位”的关键一步从那之后,我就彻底摒弃了传统的一些跟班做法,更多的是把班级当做一个民主教育尝试的实践基地,在我的班级,进行着学生班级自主教育管理实验。

这一改变,到现在,已经十八年。

 

4、我们的目的是培养自主的人

 

2008年,我在班主任之友杂志论坛上成立了一个“以知名杂志论坛为依托、以民间科研力量为主体、以骨干学校为基地、以网络研讨为渠道”的“班级自主教育管理实验”团队,在全国260多所学校的600多个班级进行了实验。

2010816日,在《班主任之友》杂志的全力支持下,我们在河南省济源市召开了“全国首届班级自主化教育管理论坛”,全国12个省市的1500多名班主任参加了会议。

2012年,我们开通了“中国自主教育网”,给全国班级自主教育管理爱好者们提供了一个专业的精神家园,小学、初中、高中、职校,甚至中层领导和学校领导,都可以在我们的论坛上找到专属自己的交流阵地……

很多老师询问:请问什么是“自主”?我们的回答是:“自主”主要指两个方面的意思:一是学生自己主动自我教育自我管理。学生不主动,怎么办?就需要我们的教育去充分挖掘、激发学生自己主动学习的愿望和动力;只有主动学习的学生,才有可能带来更显著的学习效率。基于此,我们推出了以“八自教育”为核心的自主教育、学习和训练体系,即“生活自理行为自律、责任自知、学习自主、道德自省、精神自强、意志自制、人格自立”教育。二为学生主动实现自我教育自我管理搭建平台。这个平台,就是我们创建适宜于班级自主教育管理的“七个机制”——“全员参与机制、竞赛机制奖励机制协调机制干部机制监控机制自纠机制”,建立这些机制的目的,就是为学生的自主教育、自主管理提供一个表现的舞台。所有这些机制的运作,主体全部是学生。

——这是我们所理解的“自主”两个最基本的内涵。我们的目的,就是培养从现在开始,就能够对自己、对社会有独立人格、完全自主的人。

那么,有老师问,在自主状态下,我们老师怎么做呢?我们老师要做的,就是“甩手掌柜”。下面是重庆市綦江区永新小学刘丹会老师的实验感受——

 

我当甩手掌柜

刘丹会

 

今天学生报到。我当了回甩手掌柜,那滋味真爽。

早上到校,我就把安排写在黑板上:邹玫玲三人检查作业,李茂欧登记电话号码,朱喆涵收费,张艾玲三人带人扫教室,王志强三人带人扫公区,王鑫三人带人领书,都完成后在教室集中发书。

我呢?到处转转,协调一下,然后检查。十一点结束,前所未有的轻松。当甩手掌柜真好!

到办公室背上包,出来看到教室门未关。怪了!不是叫佘彤童暂管么?第一天就失职?我得去看看。

教室里,几个丫头坐的坐站的站,簇拥在一块儿。我问:“干嘛还没走呀?”她们嘻笑着鸟散,飞奔而去,留下佘彤童锁门。我也笑着出门:“等等!”在楼下追上她们,问:“你们留下干嘛呀?”“我们几个全都是组长,在商量怎样管理小组成员的事。”朱喆涵说完,丫头们全都跟她跑了。

嘿,这些丫头真有心!今天放学时分了组,让组长明晨安排座位,她们今天就开始想办法了。看来,我这甩手掌柜有望当下去!2011215日发布于班主任之友论坛)

 

刘丹会是重庆的一名小学教师,重庆晨报、新浪网、新华网、腾讯网等多家媒体曾经用《乡村教师很潮》做过专访,就采访她如何利用网络学习,和我们一起做班级自主教育管理实验的。她的小学班级自主教育管理实验,在当地可谓开展得红红火火,影响非常大。这里的《我当甩手掌柜》,仅仅是班级自主教育管理的一个侧面,一个缩影。但是,这个侧面,带来的却是教师工作的重心偏移。我们把这个重心偏移概括为“四个忘记”——“忘记自己是班主任,做学生虔诚的听众;忘记自己是老师,虚心做学生的参谋;忘记自己是导师,做学生探索的同伴;忘记自己是管理者,做学生成长的服务员。”

我曾多次和老师们交流:“辛苦不是我们的教育目的,也不是我们的命运,我们完全可以做得更轻松一点。这轻松的秘诀&,amp;,amp;,lt;,SPAN style="FONT-FAMILY: '微软雅黑'; FONT-SIZE: 10.5pt; mso-spacerun: 'yes'">,就是放手让学生自己管理自己,自己教育自己,我们老师要做的,是为学生的成长服务!”

——这是我们自身角色定位,我们不是救世主,也不是学生未来的大包大揽者,我们仅仅是学生成长的服务者。既然是服务者,我们就不会因为学生不听话而愤怒生气,我们会想到是自己的服务方式不对,服务质量没有到位,否则,学生哪里不需要我们的服务呢?……

一个自主的学生,往往能够从我们提供的教育服务中,提取他们成长所需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