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满先生上“四川”

念满先生上“四川”
念满先生要远行了,到四川去了。消息像长了翅膀在院子里传开了。院子里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私下里交头接耳,热聊着这一话题。大家遇见念满先生不免当面向念满先生证实这一消息的可靠性。念满先生一本正经地点头称是,免不了和邻居们客套几句,好像依依不舍的样子。
念满先生的嫂子是个势利眼,平时见念满先生好吃懒做、耍贫嘴,很讨厌他。听说念满先生要上四川了,心头很高兴,急急忙忙来到念满先生家里打听念满先生何时启程,并顺带打听念满先生家里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好送给她。念满先生用他那惯有的慢条斯理的语调回答说:“说不定啊,估计还过几天就上四川了吧。嗨,嫂子,我就要远行了,跟您说实话吧。平时我们之间虽然有些小误会,但我们毕竟是一家人,打折骨头连着筋呢。我家里也没有多少值钱的东西,唯有一件宝物,放在家中从不轻易让人看的。如果在我临走以前有人真心实意地招待我,杀鸡摆酒请我吃饭,我就把这件宝物送给他。反正路途遥远,带到四川地方也不方便。”嫂子一听,立马客客气气地对念满先生说:“兄弟,您就要远行了,嫂子以前有对不住您的地方,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宽恕了我吧。嫂子家也没有特别的礼物送给您,我杀鸡摆酒请您吃一顿,您把那件宝物送给我吧。”看着嫂子一副贪婪的嘴脸,念满先生点头称好。嫂子欢天喜地地回家杀鸡做饭去了。
饭做好了,嫂子殷勤地招待念满先生,不时往念满先生杯中添酒,碗里夹鸡肉块,热情得了不得。酒足饭饱之际,念满先生打着饱嗝就要离开。嫂子一把拉住他,急急地问:“兄弟,现在您酒也喝了,鸡也吃了,该告诉我您送我的宝贝是什么了吧。”念满先生慢吞吞地说:“不要急,今晚我留着宝贝还有用,用完了,明天一早就给你。”嫂子心里虽然急得了不得,但想到过一个晚上念满先生的宝贝就是自己的了,着实得意得了不得,逢人就夸兄弟念满先生讲感情,吃了她家一只鸡,要回赠给她价值千金的宝贝。院子里人起初不信,说你以前经常得罪你兄弟的,他临走前还会送那样值钱的宝贝给你,不可能吧。嫂子指着自己家门前的一地鸡毛信誓旦旦地指证,不由得众人不信了。
念满先生跟嫂子言归于好,还要送嫂子千金宝贝的消息不胫而走,院子里人人羡慕,个个眼红,都想早一点见识念满先生临走前送给他嫂子的宝贝是什么。
第二天一大早,念满先生的家门前就站满了看闹热的人,大家等不及了,生怕错过了见识宝贝的机会。念满先生的嫂子更是一个急性子,第一个到场,不等念满先生起床,就“嘟嘟嘟”地敲起门来。边敲边喊:“兄弟,快起床啊,大家伙都等着见识您的宝贝呢。”
听得敲门声、喊话声,念满先生懒洋洋地从床上爬起来,斜披着衣衫,揉着惺忪的睡眼,手提一个破夜壶站在大门口,臭气熏人。众人不由得都掩紧了口鼻。
他的嫂子见念满先生出来了,也顾不着夜壶散发的臭气,急急地走上前来,问念满先生;“兄弟,您答应我的宝贝哩,大伙儿都等急了。”
念满先生扬扬手里的夜壶,不紧不慢地说:“这就是我的宝贝啊,没有它还真不方便啊。这么重要的东西我怎么舍得送人呢,但嫂子对我这么好,又是杀鸡,又是敬酒,来而不往非礼也,昨晚我用完了,这里面还装了半夜壶尿。但既然答应了嫂子,它再重要,我也不能失信于人啊。在上四川前,我就把这个夜壶送给嫂子吧。”听得念满先生的话,众人先是一惊,继而哄堂大笑。念满先生的嫂子犹如五雷轰顶,半晌没有回过神来。僵立在原地,动弹不得。嘴巴张得老大,眼冒火星,恨不得要生吃了念满先生。
好久,众人才收住笑,念满先生的嫂子才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她气急败坏地一把
将夜壶摔碎在地上。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念满先生的鼻子,恶狠狠地说:“天杀的念满,你不是要上四川吗,你还不赶紧从大家的眼皮底下消失,免得在这里丢人现眼。”
    念满先生也不争辩,只是说:“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我讲过上四川肯定不会让大家失望的。我这就上四川给大家看。”只见念满先生径直走到自己家的牛栏屋前,绕着牛栏屋转了四圈,边转边喊:“一圈,两圈,三圈,四圈。”
就是如今,我们地方的人称那些欺骗别人的话是哄起你上四川。典故就是从念满先生这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