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丹会自主实验日记欣赏

甩手掌柜

               刘丹会               

                                     2011-2-19

    从15日报名开始,我就申明:这学期,我要当“甩手掌柜”。
    16日,组长按照“高矮次序、近视优先、男女搭配、方便学习、严明纪律、利于合作”的原则排好了座位。初步审核,我发现组长们考虑得很周到,我只作了个别调动。然后,改选了班委和相关干部。因为学习委员彭露和语文科代表转学走了,所以干部队伍变动较大。接下来,学生自发组织发放整个五年级的教科书。没有老师领头发书,这还是第一次,虽然略有差错,但是已经很令人满意了。这让我对当“甩手掌柜”充满了信心。
    17日,全面学了一遍修改过的《四习惯评分细则》(班规)和《小组评价细则》,在实施的同时,注意发现不合理之处,及时上报班长或者班主任,全班讨论通过以后进行补充修改。
    18日,一切工作运转正常。假期作业评出等级以后,分项对个人进行了表扬,还用优秀手抄报和书法作品布置教室。下午进行周小结,各小组评分差距不大,组员评分出来以后大家都很兴奋。也许,不知道这股热情劲能够持续多久。

    17日是周四,下午放学,我在办公室开完发票,想起宣传委员邹玫伶还在组织同学张罗“安全专栏”呢,于是向教室走去。
    在楼下,迎面碰到匆匆而来的班长朱喆涵,问她干什么,她说到校长办公室交“建议”。哦,我恍惚记得早上广播通知各班学习委员和班长开会,因为我没上晨读,也就没管,孩子们自己会处理的。我拿过来她手中纸条一看,只有两条,都挺简单。我说:“好好跟学习委员商量一下,多提点儿实在有用的建议。”她马上诉苦:“其实我还想提一条:请老师不要当甩手掌柜,我忙都忙不赢!”
    看来,我这“甩手掌柜”遭到抵触!
    这周,朱喆涵既是学校的监督岗成员,又是值日班长,是忙。今天这会儿还在帮着设计“安全专栏”,马上又要催交“建议”。她是组长,明天早上要交“小组宣言”的设计图。她咋不着急呢?事情一多,不会安排,只会烦躁,这不是班长应该有的习惯,不过现在不是疏导的时候。
    我拉起她的手说:“别怕!我们找人帮忙。”到了教室,班委几个女生都在,两个女生在后面黑板上画“安全专栏”,还有女生坐在位置上忙别的事。专栏边框画好了,只差几个美术字,这可是朱喆涵的拿手活,于是她和邹玫负责在黑板上写字,其他几个同学负责动脑筋写“建议”。
    18日是周五,早上只差10分钟就上课了,朱喆涵才到。她是组长,又是值日班长,却来得这么迟。我叫住她,她说:“我等校长到了交‘建议’。”哦,他们昨天没能按时完成任务,今天早上来弥补。
    晨读课,我在黑板上写上“甩手掌柜”几个大字,问同学们是什么意思。吴萌说:“就是什么都不管的老板。”我再问:“老板不管事,会有什么结果?”孩子们说:“一是公司倒闭,二是一切照常运行。”“那,老师想当的是什么样的掌柜呢?”同学们齐声说:“当然是第二种咯!”“可我现在只是个加了引号的‘甩手’掌柜,这又是什么意思呢?”朱喆涵高高地举着手:“老师还不是真正的甩手掌柜。”“那是个什么样的掌柜呢?”没人说话。我问:“王志强,按班委职责,劳动方面的事都归你管,任务完不成是你的责任。可是,老师是不是放手不管了呢?”王志强这两天听讲特别专心,他赶紧站起来:“老师随时都在提醒我。”我又问:“邹玫伶,你管教室美化,老师教你方法没有?”她红着脸:“经常教。”再问:“朱喆涵,你们班委布置教室,我是不是没有过问呢?”她犹豫着摇摇头。我问:“昨天下午放晚学以后,我到教室干什么来了?”她茫然地看着我。我说: “看你们完成得怎样呀!原来,你们什么都会,就不用我教了噻。”她自豪地坐下。我面向全班:“要想当甩手掌柜,我就得把手下个个都培养成小掌柜才行。这样,你们就可以把五年级二班撑起来了。不过现在,我还得边教边扶呢。你们想想看,老师真正当上了甩手掌柜,又有什么好处呢?”他们面面相觑。我又问:“到那时,老师是不是就没事做了,天天玩儿啊?”我看到有的点头,有的小声说是。看来,学生还没考虑这么多,只是觉得老师把事情都推给他们了,想自己玩儿。 “到那时,离了老师,你们也会自我管理,自己会学习,自己会生活,个个能力强,都能独当一面,全是小掌柜了,一出门就成了大掌柜。至于老师,教会你们以后,就有更多的时间考虑怎样才能让你们学得更轻松,过得更快乐,生活得更幸福。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事吗?是呀,要成长为小掌柜,就得在实践中锻炼,事情当然就多。做的事越多,学到的本领就越多。谁不想玩儿呀?叫化子天天玩儿,可是你们想当叫化子吗?”
    孩子们摇摇头,都笑了。朱喆涵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再抬头,朱喆涵已经一脸灿烂了。

    18日周五,放学时我看到肖立阳在阳台上走来走去,问他干嘛不回家,他说:“等着召开班委会。”
    这学期,选班委干部时我们规定:原则上在语文数学组长里边选举。因为班级实行小组管理,语文和数学组长的成绩、能力以及威望都是最强的,缩小选举范围便于操作。选举结果既在预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女将占多数:班长朱喆涵、学习委员许茂森、宣传委员邹玫伶以实力中选,没想到有些胆小害羞的蒋登清会入选纪律委员。还好男生总算占了两席:肖立阳凭他过硬的体育成绩当选体育委员,王志强凭他积极肯干和吃苦耐劳的劲头当选为劳动委员。班级里学生阴盛阳衰,男生就没有会支撑门面的,还以为班委全是丫头呢。男生们不服气是好事,看来还可造就。
    这朱喆涵也是,作为班长,她记住了自己的职责:每周五组织召开班委会或者组长会。可是,她太机械了:这周四才开过班委会,周五放学教室布置任务太重,怎么就不会灵活处理呢?于是叫过班长面授机宜,她高兴地改变通知了。
    看来,我也只能当个“甩手”掌柜了。我想,老师这个掌柜要想真正地甩手,似乎不大可能。无论何时何地,心中总是牵挂着学生,思考着自己的教学和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