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和任课老师在课堂上顶嘴,怎么办?

小B原是一位性格较开朗的高二女生,学习成绩也较好,而最近一段时间却总是副忧心憧憧的样子,情绪很低沉,作业不能及时完成,上课精神恍惚,有时上课竟然打瞌睡。周二上午的语文课她竟又伏在课桌上睡着了,语文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批评了小B,并让她站着清醒清醒。小B没有站起来,还当场与语文老师吵了起来。语文老师十分生气,责令小B立即去办公室写检查。小B说了一句“不用你管”,就哭着向教室门外冲去……
    我有三个问题:一、你觉得这位语文老师的教育方式有哪些不妥?为什么?二、如果你是这位语文老师,你在现场将怎么处理?三、如果你是班主任,发生了这件事情你将如何处理? 
回复:教育没有如果,顶嘴事件发生之后,总有一方、甚至双方觉得特伤心特难过的。小B冲出去之后,我想任课教师也很难过,小B将更加难过。
    作为老师,最满意的是自己在上面滔滔不绝地讲课,学生在下面俯首帖耳,认认真真。最痛恨的莫过于自己在讲台上苦口婆心、口水说干,学生在下面唧唧喳喳,或者呼呼大睡。碰到这样的情况,我们有些老师往往不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轻则怒火攻心,怒形于色,重则停课怒喝,或者像语文老师那样责令小B站起来。
    说句实在话,学生上课睡觉,这种现象是难免的。我们要放宽心态,把它当作正常现象。因为学生的水平层次不同,接受能力不一致,也许你讲的课好成绩的学生喜欢,但对差生来说则如同嚼蜡。他们上课不睡觉,又不准做其他的事情,就只好吵闹。对于这样一批学生,我以前的做法是允许他们做别的事情,比如说自学,比如说练字,甚至还允许过个别学生上课看过小说。只要不妨碍其他同学上课,他们的这些行为我都允许。这样做不是我的发明,一些著名教育家如魏书生、李镇西他们都用过,翻看他们的演讲稿,或者班级工作书籍,都能够找到这样的具体案例。
    但是,如果像小B同学那样,原来是一个性格比较开朗,学习成绩也比较好的学生,而最近一段情绪低沉,作业不能够及时完成,而且精神恍惚,上课睡觉,我们更多的应该是从她们心理和身体原因出发去想问题。一般来说,这样的学生没有特殊情况,他们自己是很难得上课睡觉的。那么,我们做老师的,就应该设身处地地为他们着想,可以温和地、体贴的问一下原因,或者关照他们是否回寝室好好地睡一睡。很多时候,当我们老师关心地询问学生时,都会让他们不好意思,从而打起精神上课。实在有原因,孩子们也会自己提出来,要老师不要担心。
    从事件冲突来看,很明显,小B近段应该是遭遇了心理上面的困难,忧心憧憧、情绪低沉、精神恍惚,这些都说明她心里有事情。我们应该给孩子们自我疗伤的时间,给他们倾听的空间。这时候,他们需要的是我们的帮助,而不是斥责。这个时候体罚一个脸皮薄、心里有事情的女孩子,她“冲出去”已经是最幸运的结局了。好些孩子自暴自弃,甚至轻生,很多时候就是我们老师不留心,凭借着主观臆断使他们濒临毁灭的心灵上雪上加霜的。很多悲剧发生过,为什么我们的老师就不能够引起注意呢?
    作为班主任,当时的课堂已经是没有办法挽回了,我们总不至于代替任课教师去大包大揽。课堂纪律组织的事情,是每个任课教师分内职责。不要出了问题,都找班主任,那不是一种无能,而是一种推责。我向来反对任课教师这么做。我们班主任需要做的,应该是做好冲出来的孩子思想工作,避免事情进一步恶化。
    我常常在仔细了解课堂上冲突的原因之后,和学生一起来为对方寻找“一百个伤心的理由”——这是一首流行歌曲的名字,实际上的办法是老师站在学生角度上说出他伤心的理由,学生站在老师的角度上寻找“赶他”出来的理由。这样互换角色之后,很多学生能够心平气和地看待上课与老师发生顶撞的问题。我在《班主任工作招招鲜》里还专门记录了这样一个具体案例。当时我和学生互相寻找“一百个伤心的理由”,还只说到12条,学生就哭着对我说:“郑老师,我错了,你放我进去吧!”于是,我幽默地打开教室门,弯着腰子对他说:“欢迎我们的勇士认错归队!”同学们都笑。不要认为这样是滑稽,耍小丑。要知道,一个幽默的老师,比一千个知识渊博的老师更让学生欢迎。
    对于小B,我想送给她这样一首诗歌:
          发怒是用别人的错误气伤自己,
          烦恼是用自己的过失折磨自己,
          后悔是用无奈的往事摧残自己,
          忧虑是用虚拟的恐慌惊吓自己,
          孤独是用自制的牢笼禁锢自己,
          自卑是用别人的长处诋毁自己。
    一起大声朗诵吧,也许能够让她疲惫的心灵豁然开朗。
    最后,我想对芨芨草老师说,心病还需心药诊,“开心”的钥匙只有一把,就是我们做班主任的要走到她心灵深处去。除了用爱走向爱,我们找不到更好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