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困生不想读书怎么办

我校是一所农村中学。我今年接手一个九年级班,这是一个无论纪律还是学习都特别差的班级,全班几乎没有一个学生想读书,大部分孩子上课不拿书,相当一部分学生根本就没有书(折纸飞机了)。课上,他们不是睡觉就是说话,甚至在教室里随意走动。我上课时他们不敢动,也不敢说话,因为我是班主任。但他们满脸都是痛苦,浑身不自在,刚开始上课就盼着下课。面对这样一群不想读书的学生,我该怎么办?
回复: 【学志出招】
不想读书的孩子到处都有,我到外边去讲学,或者到其他学校去听课,总会看到有部分学生被任课老师赶到教室外,或者有部分学生在教室里睡觉。有些老师要求严格一点,不准学生上课睡觉,于是,就有部分学生睁着眼睛茫茫然坐在座位上,他听不懂老师在讲什么,一双眼睛东张西望,一心就念叨着下课铃快点响……
这些孩子就是学习上的困难户,现在有一个专用名称——学困生。学困生不同于后进生,更不同于差生。很多孩子学习困难,是因为他们的智力发展落后于同龄孩子,是因为他们的学习习惯落后于同龄孩子,是因为他们的家庭学习环境比同龄人差。但是,他们的道德品质并不坏,除了不爱读书,他们别的都还过得去。
在平时的工作中,我发现部分老师对学困生的教育有认识上的偏差。我们简单地认为孩子学习成绩不好,是因为孩子不想学习,不愿意学习。事实不是这样的,孩子们学习成绩不好,他们自己心里也难受。
魏书生曾经在一次报告中说,他曾经跟他们班倒数第一名的同学,同桌坐着,听了100多节课,魏书生才知道他心理状态是什么样子的,才知道孩子脑海里想的是什么——孩子第一根脑神经想唱歌,第二根脑神经想看电视,第三根脑神经惦记上课,第四根脑神经想看长篇小说,第五根脑神经想逛大街,第六根脑神经要打篮球,第七根脑神经想进电子游戏厅。七八根脑神经同时在脑子里兴奋着,你不让我,我不让你,混战一盘。结果,歌没唱好,家不敢回,《三国演义》看不成,电视厅就更不敢进,大街不能逛,一事无成……一节又一节,一天又一天,孩子就这样进行自我摧残啊,就这样在灵深处打架呀,角斗呀,推来呀,搡去呀,蹂躏着自己的一颗心。
农村有句俗语,叫饱汉子不知饿汉饥。我们做老师的,大多在原来班级学习成绩相对较好,甚至有很多还是尖子生,所以我们难以从内心深处体会一个学困生的痛苦。现在我们明白了,就不应该再在人家学习态度上找问题,而应该在学习方法和降低评价标准上想办法。
我在职业中学教语文,孩子们要写作文了,我话刚讲出来,下面哗地一片反对:“老师,我们写不出?”
“两个小时一篇文章也不会写?”
“一天写一篇也不会写。”孩子们说的是真实情况,如果他们能够写作文,写得好作文,家里和初中毕业的学校就不会把他们送到职业中学来了,早把他送到普高、重点高中考大学去了,还来职业中学干嘛呢?
于是我就降低标准:“一篇写不来,我们就写一段,行不?”
“一段也写不来。”
“一段也写不来?”我立马又降低标准:“那就写好一句话。”
下面就笑,觉得这个老师很逗爱。哪有写一句话的作文罗?一句话岂不是太容易了,随便糊弄一下,就完成了任务。孩子们心里想得挺简单。我就从简单入手,教他们写作文。第一堂作文课,整整四十五分钟,我就要求他们写好一句话。
孩子们都很高兴,刷刷刷,不到几分钟,作文就写好了。他们问我:“郑老师,今天真的就只写一句话?我们这真的就算完成任务了?”
我肯定地告诉他们:对,今天的任务完成了!于是教室里“耶——”地响起了孩子们的欢呼声。是啊,从小学到高中,从来还没有哪一节语文课,他们这么轻松地完成了课堂作文!他们心里高兴啊,认为这个老师也太好糊弄了。
我等他们笑完之后,就把他们的作文收上来,一句话一句话地当堂在课堂上朗读。不通顺的句子,当场要求重写;读到通顺的句子,我就大声地表扬;读到精彩的句子,我就眉飞色舞地评价。结果,那一堂作文课,孩子们都很高兴。
完了,我问他们:“我说过,作文很容易,现在你们相信了吧。”
“相——信!”他们拖着长音回答。然后,我就给他们讲起了我的作文观念。我告诉他们,作文并不是要求整篇的都好,那是一个最高要求,即使是作家,写出来的文章并不是每篇都好。我们只要求一篇文章中有一句好话,或者一段文章中有一句好话就不错了。这一句话写成功了,就是整个文章的成功!我还给他们分析了杂志上很多吸引人的文章,和他们讨论是不是很多时候,给我们印象深刻的,就只是文章中的一句话?孩子们认同了。
于是,在他们认同的基础上,我给他们提出了一个作文自我激励程序,那就是后来被评为湖南省第六届基础教育教研成果一等奖的作文自我激励程序的三句话;
第一句话:即使你不能够写出一篇大作文,至少你能够写好一段话。
第二句话:即使你写不出一段好文字,至少你能够写好一句话。
第三句话:每个人都有写好一句话的可能,我们成功的作文就从写好一句话开始!
每次写作文之前,我们都要孩子们在内心里默念这三句话。这三句话,给了孩子们无穷的信心和勇气,他们纷纷投入到写好一句话的作文实践中来。然后,我私人掏腰包,把孩子写得好的一句话作文打印出来,贴在教室墙壁上,还请来了学校领导和其他班级的老师欣赏。这些措施极大地提高了孩子们写作文的热情,他们第一次感觉到,自己也能够写作文!
孩子热情高涨之后,我又逐渐引导他们如何把一句话写好,如何讲究一句话作文的“哲、理、情、趣”和修辞,如何在一段文章中突出写得好的一句话,如何在一篇文章中突出一段话……嘿,你还别说,半年之后,我们班的李月梅、左名焕同学就在《邵阳日报》发表了第一篇作文;一年不到,李月梅的《离别》登上了河南郑州著名的《作文》杂志!
《离别》发表的那天,我们班全体狂欢。他们想不到,当初在初中被老师视为破铜烂铁的他们,居然和重点中学的孩子一样,在那么高级别的作文杂志上发表了习作!此后,孩子们学习空前热情起来。三年后,居然有十多位同学通过对口专业高考考上了大学!我也把那段时间的作文教学经验总结了出来,结成一部作文教学专著《新概念作文自助餐》,2002年由湖南大学出版社公开出版。图书发行很好,首版8000册不到半年就销售一空。
后来,再次遭遇到学习困难的学生时,我又照这个办法,把要求降低到他能够接受的程度,然后逼他上进。
可是,有些学生成绩实在提不起来,你退到最低要求,他还是达不到,该怎么办呢?我也遇到过这样的学生,如94级的志勇,语文课他听不出什么味道,作文也不想写,数学、物理、英语更是如读天书。我和他谈心,我说:“你总得找一件正当的事情来做做,你不做正当的事情,到时候日子不好过,你会做其他违反纪律的事情的。我批评你了,或者处罚你了,我难过,你也难过。”于是他提出来,他就在教室里练写字。我同意了,而且到处跟科任老师讲好话:这孩子,只要他上课不捣蛋,他在本子上写写划划,就随他去了。大家都同意了,职业中学三年,志勇就写了三年字。毕业的时候,恰好碰上征兵,于是他当兵去了。因为写得一手好字,进部队不久就成为连队文书。他给我写信的时候,满纸欣喜之情。
所以,对于学困生的教育,我的体会是,孩子不想读书,我们不要逼他,不要拿其他同学一样的标准来要求他。我们不妨退到孩子能够接受的最低点,从那开始,从0开始让他在教室里找点能够做的事情做。
【应对要诀】
我们不妨退到孩子能够接受的最低点,从那开始,从0开始让他在教室里找点能够做的事情做。